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资讯中心

我为什么不女儿的个人问题?|明坛小说
* 来源 :http://www.mas-adi.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09-06 08:45 * 浏览 :

  明导读:张沙沙著的长篇小说《刘氏孤儿》今天刊发第66章、67章、68章、69章、70章,请您欣赏……小王看到手里拿着高总签好字的文件,给竖起大拇指,这时候高总嘴里还嘟囔着:“小刘啊,你这个兄弟我是交定了。”可算松了一口气,走到电梯口,按下电梯,给小王说了句:“这饭店哪里都好,就是不临街,在五楼,要不是地段好,在高氏房地产公司楼下,我才不把饭店定在这里呢。”

  2008年春节刚过,致远建筑公司请高氏房地产公司老板高总吃饭,作为公司项目主要负责人,坐在主陪座位上,桌子下放着他带来的四瓶茅台,副陪是公司小王,小王也按照的要求带了四瓶五粮液。

  酒过三巡以后,开始敬酒,敬了一圈后,出去对服务员说上一盆鸡蛋汤,一群人都喝的四仰八叉了,服务员说厨房师傅都下班了,没有汤了,服务员也马上下班了。听懂了服务员的意思,便回到房间里对一群人说:“好了,不早了,大家都散了吧。”高总突然诗兴大发,拿起酒杯对着窗外的月亮说:“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让一桌十几个人都走了,只剩下和小王,小王给暗示八杯酒都喝完了,没酒了,让小王去他车里后备箱拿备用的两瓶酒,高总端起酒杯对说:“你们公司就你一个有眼力劲儿,我就觉得你懂规矩。来来来,喝喝喝”说着高总又和干了一杯,已经觉得晕晕的了,可是想想还有一个项目高总没有签字,便硬着头皮继续喝。

  陪着高总又喝了几杯,高总自己也喝醉了,看高总喝醉了,便赶忙给公司小王使眼色,小王搀着高总走出了饭店,去柜台结账出来,小在饭店门口等,:“你打车送高总回去,我打车回公司放文件。”

  小王看到手里拿着高总签好字的文件,给竖起大拇指,这时候高总嘴里还嘟囔着:“小刘啊,你这个兄弟我是交定了。”可算松了一口气,走到电梯口,按下电梯,给小王说了句:“这饭店哪里都好,就是不临街,在五楼,要不是地段好,在高氏房地产公司楼下,我才不把饭店定在这里呢。”

  小王:“五楼也没啥,不过饭还挺好吃的。”对小王说:“你和我都喝酒了,不能酒驾,把车都停在边,打车回去安全。”小王:“知道了,我先打车送高总回去,再打车回自己家,您就放心吧。”

  盯着电梯的按钮,用力嗯了几下,感叹了一句:“这破电梯,是不是该换了,这么慢,等了半天了还不上来。”小王:“刘总,您别急,高总也不重,我搀的动。”

  看了一眼喝的醉醺醺的高总,又用力按了几下电梯按钮,不一会儿看到电梯按钮上的楼层显示“5”心里窃喜,按了那么多下,可算到了,对小王说:“我在前面,你扶着高总在后面,明白不?”小王:“明白。”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还在扭头和小王说话,听到电梯滴的一响,笑着走了进去,小王在后面,看到电梯门打开,可是电梯没有到,就走进去了,没过几分钟,小王就听到电梯卡的一响,停住了,小王不敢往前看,拍了拍高总的头说:“你醒醒,你醒醒。”

  小王把高总放在旁边的长椅上,拿起电线,脑子一下子乱了,和医生来了以后说要请工人用工具把整个电梯拆除,人才能救出来,第二天从坠落的电梯里救出来了,小王不敢上前确认是不是,小王给我打电话,我赶到现场后,说:“确认是电梯故障,这电梯年老失修了,电梯还在一楼,没有到五楼,电梯门打开后,自己没有看电梯有没有到就走进去了,属于失误。”

  我看着被电梯顶部电死的弟弟,头发已经被烫成了细丝,我不敢给刚读大一的茉莉打电话,更不敢给远在广城的小花打电话。

  我趴地上,对说:“兵啊,娘淹死在鱼塘里的事姐从来没有怪过你,你给小花说你回来有姐姐在,姐姐一定会照顾好你的,可是现在你让我怎么给小花交代啊,是姐姐没有照顾好你啊,都怪姐姐,你打我吧,你站起来打姐姐好不好。”我用手不停的扇着自己的脸。

  小王:“你别这样,刘总真的是意外,他把工作看的比什么都重要,你看他死的时候都紧紧抱着公司的文件夹。”我哭的更伤心了,我恨自己没有能力,没有办法给弟弟好的生活,让弟弟压力那么大,我对小王说:“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看看电梯到了没有啊。”小王:“我扶着高总,真的没有想到,意外啊。”饭店老板走过来对我说:“你别让他在这里躺着了,他在这里躺着我们没办法做生意了。你们看看需不需要我是帮你们联系太平间还是殡仪馆?”

  我抱着说:“都不用你给我联系,我们马上就走。”我摸着弟弟已经被电成的右手上的四根手指头,我吻了一下,说:“我的兵啊,你怎么撇下姐姐走了啊,你怎么这么啊,以后再有人说姐姐是妖女谁姐姐啊,你说过的你回来了就不许任何人说姐姐是妖女了,你睁开眼看看姐姐啊。”

  葛林拿着一瓶二锅头和一只钢笔在刘军坟墓前,葛林说:“军哥啊,记得那是67年一月,我们被抓后在农场的地里干活。有人让我们去井水边把水泵接好,你起身去井水旁给水泵接水,你让我去把玉米种子播到地里,最后一次给麦子进行了冬灌,等过几个月收麦的时候玉米就能长出来了,两不耽误。我怕你把我替你签进口糖审批单的事情说不出,索性一不做休,趁你去接水泵的时候,我就给你的饭里下了毒,可是后来我也赎罪了啊,86年我从方县调到方城的时候我给了英子2000块,后来英子托我办事,我从来没有推迟过,,是没有办法救赎的,这只钢笔,当年局里只有你和我有,现在我把这支笔放这里了,就当我陪着你了。”

  说着葛林喝了一口二锅头说:“老哥哥,还是这酒好喝,现在他们都喝什么茅台,五粮液,我觉得都没有这二锅头好喝,你说呢?来,你也喝点。”说着葛林在坟墓前洒了半杯二锅头。

  我在家里把老房子里的蜘蛛网打扫打扫,李婶:“英子啊,你弟弟这就百日了,三七,五七,百日在我们这里可是很重要的事情,你可别忘了。”我:“李婶,亏的你提醒我,要不是你提醒,我还真给忘了,我去看看。”

  李婶:“英子,你能看懂这张纸上写的啥不?你好歹还上过几天学,我这大字不识一个,老眼昏花了。”李婶递给我一张被老鼠咬破了的旧纸,我在透光的窗户下看了看,

  我的钢笔坏了,本打算找地方修一下,可是我的钢笔忘在家里了,很多单子要审批,建国把他的钢笔借给我,可是我还是用不惯,签字的时候只能借-----的,他的钢笔和我的一样,你抽空去把我的钢笔修下。 军

  我:“这不是我爹写给李叔的信?”李婶:“应该是,李格就是你李叔,军就是你爹,这是我你李叔遗物的时候找到了,在他的笔记本里,想着应该很重要,就拿来给你看看。”

  我说:“可是有个洞,看不到他说借的谁的钢笔。”李婶:“借谁的钢笔不都一样?能用就行,你李叔的笔记本都被老鼠咬成破烂了,信上的洞应该就是老鼠咬的吧。”李婶走后,我在针线盒里找到了爹的老钢笔,准备拿去修。

  因为我家是家族墓,父母在坟墓第一排,弟弟在坟墓第二排,我本想想先去坟墓前看了弟弟再去给爹修钢笔的,可是我过爹娘的坟墓看到爹的坟墓前有一只钢笔和我手里的钢笔一模一样,还有一瓶二锅头,我走到父亲坟墓前蹲下来说:“爹,看来还是有人惦记着你的,看到这钢笔,我也就放心了。”

  我走到弟弟的坟墓前说:“弟弟啊,你说过的,别让我信什么妖女传言,都是,姐听你的话,不管以后发生多大的事儿,姐一定会坚强的活着,你在那边好好的,姐也就放心了。”我指着弟弟坟墓旁的空坟说:“你别急,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姐也就躺进去陪你了,等姐躺进去了,姐还在枣树下看着你爬到树上打枣,你还可以像小时候一样给姐说:姐,你去把枣洗洗再吃,别吃虫蛀的枣。姐姐好想你,你听得到吗?”

  我拿着爹的老钢笔到处找修钢笔的老铺子,找到一个修了半辈子钢笔的老铺子,我把钢笔拿给师傅看,想问问钢笔能不能,师傅拿着钢笔在台灯下用老花镜看了看说:“姑娘,你这钢笔我可修不了。”我:“是不是太老了?”

  师傅:“老倒是没事儿,就是你这钢笔少的零件我这里没有。这可不是普通的钢笔。”我:“这只是我爹在县城工作的时候常用的钢笔,很普通。”师傅:“咦,姑娘,你当我老糊涂了是不是,当年我们方城都没有这种钢笔的,县城里最多只有两只,还是单位里才有的,市面上根本没有。”我拿起父亲坟墓前的那只钢笔拿给师傅看,师傅看了看说:“真奇怪,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有另一只。”

  师傅把另一只钢笔的零件换到爹的老钢笔上,拿给我说:“诺,姑娘,钢笔了,给你,这可是有收藏价值的钢笔啊,一定要保存好,流传下去,这叫传家宝了懂不懂。”

  面馆旁卖小菜的老王说:“我说你女儿这就大学毕业了吧?”我:“是啊,这几天正忙什么毕业论文呢。”老王:“你女儿有没有对象,男朋友啥的?”我:“女儿的个人问题我不,她谈的有,是她高中同学,也靠谱。”

  老王:“能从高中谈到大学毕业,也算是现在少有的了,你看现在的年轻人,哪像我们那时候重感情,现在大部分谈个恋爱就像过家家,三天分了,五天换了的。”我:“我女儿自己有分寸,给她,让她选择,再说她都这么大了,我再不是有点过了么?”

  老王用扇子扇了扇凉菜上的蚊子说:“也是,现在的孩子天天喊着要,我们这当父母的,想也不了啊。”

  晚上的时候,安安给我打电话笑着说:“妈妈,我拿到双学位了。一个是外语的,一个是经贸的。”我:“妈妈都不懂,你给妈妈说都是干嘛的吧。”安安:“简单的说,一个是说鸟语的,一个是算账的,懂了吧。”我:“你这样说妈妈就懂了,能拿双学位的人多不?你拿双学位累不?”

  安安:“有时有,但是不多,因为专业的学习就很累了,要学双学位的课程就更累了,不过这叫累并快乐着,我努力点没关系,这样你以后就能不那么累。”我:“妈妈知道你懂事,但是也不要太累了,明白吗?”安安:“我知道了,妈妈,你早点睡觉啊,有同学喊我拍合照,我要去拍照了。”

  班长借来了学士服,大家都在试穿,班长:“我说你们小心点啊,这学士服可是我问西语班班长借来的,拍完照以后马上要还给人家的,大家别给弄坏了啊。”

  大家都在学校的湖边拍照,各种姿势,搞怪的,嬉戏打闹的,全班一共七十多个人,男孩子只有七个,在拍毕业照的时候,这七个男孩特别抢手,被各种女孩子拉来拉去,大家都在抢着和班里少有的男生合影,安安对室友吴楠说:“我说胭脂啊,你的学士服大不大,我的穿上好大啊,就像唱戏一样。”

  吴楠走过来给安安把学士服帽子上的流苏拨了拨说:“我的姐,咱能不能把帽子捋好了再说学士服的大小问题?来,拍照合影吧,小陈。”陈平安猛的扑到吴楠怀里说:“拍胸拍胸,一想到毕业以后就不能和你这大美人进行彻夜长谈,本姑娘内心真是万分啊。”

  吴楠瞪了安安一眼说:“我说你能不能别那么肉麻了,真是受不了你,我怎么和你这样的老女人分到同一个宿舍了,也不知道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真是的。”吴楠一边说一边按下手机的拍照按钮,让最美的时光停留在那一刻。

  班长:“来来来,拍大合照了啊,大家都到学校大门的地方。”大家三五成群的走到学校大门的地方,班长:“我喊茄子,大家就把学士帽往天上扔,明白吗?”同学们:“好的,班长,我们不喊茄子,喊西瓜,这么热的天,喊茄子干嘛,哈哈。”

  晚上吃散伙饭的时候,一共七桌,每桌十个人左右,七十个人,大家都在热闹的吃饭,吴楠突然说:“陈平安没来,她去参加一个外地的考试了,晚上十点才能赶回来。”

  班长看了看给陈平安留的座位,无奈的叹了叹气说:“大家别因为这不开心啊,该吃吃该喝喝,大家好聚好散。来,我先干了这杯,大家随意啊。”说着兆恺把手里的酒杯一饮而下,大家也都开心的笑着。

  吃完饭以后,大家久久不肯离席,散伙饭从开始的大笑到最后的大哭,大家都在进行最后对青春的缅怀,因为大家知道,明天大家就各种散去,大家来自五湖四海,毕业后这辈子可能再也见不到了。班长唱了一首周华健的《朋友》:

  大家从来没有觉得班长也能把喝唱的这么好,在坐的人都鼓起掌来。最后班长唱哭了,有人递给班长纸巾,班长擦了擦眼角的泪,笑着说:“你去看看是不是饭店的窗户没关好,这大夏天的风也能把沙子吹进眼睛里,我去洗洗脸,看看能不能把眼里的沙子洗出来。”

  同学们说:“班长,你别撑着了,大家知道你不舍得大家,来,大家集体敬班长一杯,给班长唱首歌助助兴。”州城水利水电大学门口的饭店里,一群人唱着林志炫的《凤凰花开的口》:

  毕业典礼结束后,安安的老师对安安说:“陈平安,我们学校把你派出国,一定要把你最好的一面带出国门,让所有人对我们河州人刮目相看。”安安点点头说:“老师,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的。”

  晚上的时候,吉祥给安安行李,吉祥问:“你出国留学陈沛知道不知道?”安安:“知道吧,我也不知道他知道不知道,再说了人家有老婆孩子,知道不知道也无所谓。”吉祥:“我说你的心怎么那么狠,要走了都不给人家打声招呼?你不给他说我给他说。”安安:“我说你能不能别瞎起哄。”

  吉祥抢过安安的手机,给陈沛发了短信:我马上就要去留学了,你怎么看?没过几分钟就收到了回信:一顺风吉祥叹了口气说:“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别这样,显得自己是大一样,心里有话说出口不行吗?”安安:“好,那我问你,如果是你出国你回给陈武说吗?”吉祥:“说啊,我可憋不住。”

  安安:“那你们不是,为什么也认识这么多年,只停留在医生和病人的关系上?”吉祥:“不是给你说了吗?人家已婚了,再喜欢也不能破家的家庭,这是底线,懂不懂?”安安:“我懂啊,所以嘛,我心里只有岸一个,装不下第二个,陈沛在我心里只是老学长,没有其他任何想法。”

  岸给陈平安留学的行李箱,安安:“完了,我护照丢了,怎么办?补办来得及不?”岸无奈的摇摇头,从兜里掏出一本护照说:“我的乖乖啊,你什么时候能不这么丢三落四,以后别叫你陈平安了,叫你陈丢丢吧,怎么样?”

  安安:“我说你怎么这么讨厌,说,是不是看上哪家的姑娘了?回头让我去给你瞅瞅,给你把把关?”岸:“可算了吧啊,你这醋坛子,高中时候我回老家过个年你都怕我看上别人,你替我把关?我怕你拿把刀把我砍了。”陈平安用手拍了拍岸的头发说:“嗯,不错,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你放心,我到国外看到帅哥绝对给人家要电话号码,顺便给你拍照合照。”

  岸把陈平安推到床上说:“我让你找帅哥,还拍照,你是不是想把我气死?”陈平安捂着肚子说:“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别再挠我了,我怕痒。”岸看着屋里的天花板说:“陈平安,我知道你舅舅去世,对你也有很大的打击,可是这是你无法逃避的问题,人死不能复生,你去留学,我等你回来。”

  因为州城没有飞法国的航班,必须先坐火车到,从首都国际机场飞巴黎,安安跟着带队老师同学从州城坐火车到首都国际机场,在准备登机的时候,安安突然感觉肚子疼去了卫生间,到厕所里,她听到了旁边有人在唱刘若英的《为爱痴狂》:

  想起岸为了自己放弃去留学的机会,她瞬间觉得自己太无情了,自己不想和岸分开,大学几年的异地恋已够了,自己再也不想和岸分开,不想和一个人分开的时候,恨不得把对方装进自己的身体里,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给他看,陈平安把岸给她装在衣服内兜的护照拿出来,把护照撕碎了扔进马桶里,按下了马桶的按钮,看着护照被马桶冲走。

  她感慨了一句,不出国又死不了人,岸能为了自己放弃出国留学,自己也同样可以做到,都是为了爱。

  陈平安从回到州城的时候,岸开心坏了,他抱着安安在房间转圈圈说:“其实我不是不想让你出国,是现在国外太乱,没有国内安全,再说你这小迷糊,丢三落四的毛病,走到哪儿我都不放心,你回来了,在我身边也挺好的。

  陈吉祥说:“我说你们两个腻歪够了啊,我这个电灯泡子是不是还不够忽闪?”陈吉祥一边说一边照镜子下面看,摸着自己的脑袋说:“你们说我的头是不是还不够大?”陈平安走过去看着陈吉祥的脑袋说:“谁能比的上你这锃光瓦亮的大脑门啊,真是的。”陈吉祥:“你们在家甜蜜吧,我就不当电灯泡了,我去买杯百事喝,冰箱的百事可乐喝完了。”

  本校学生陈平安,因违反,擅自离队,现撤销其出国留学的申请,名额作废,特此通告。

  看到告示后,陈吉祥又去学校的小卖部买了一瓶百事可乐递给陈平安说:“我说姐们,这下你可出名了,估计这是有史以来你最丢人的一次通知了吧。”陈平安拧开百事可乐的盖子,喝了一口说:“大点事,不就是违反,擅自离队么,至于全线?”陈吉祥走过去把告示上的纸撕下来拍了拍陈平安的衣服说:“算了算了,别看了,撕下来了,没人看了,再说,你那一届的人都毕业了,就是有人看到了,也不一定认识你,就当个笑话,笑笑得了。”

  陈平安:“回家你可别给岸说我是为了他放弃出国留学的,我怕他,听到没?我给他说我是因为不舍得你这大妹子。”陈吉祥叹息了一口说:“我还真以为你是为了我呢,重色轻友的东西,把你的手从我身上拿下来,讨厌。”陈平安:“也有你的原因了,一想到要离开我最心爱的男人和女人,我的心啊,就像猫抓的一样难受,哈哈。”

  晚上的时候,安安给我打电话说:“妈妈,我不想出国留学,放弃了,你会不会骂我?”我:“妈妈为什么要骂你,你只要开心,妈妈就心满意足了,你别难过就行,你要知道,天无绝人之。”

  自从公费留学名额作废,陈平安就在学校的奶茶店打打零工,等陈吉祥毕业,一晃到了09年,陈吉祥就要毕业了,因为吉祥是设计专业,她的毕业设计是一个服装店,毕业设计和毕业论文可不一样,毕业设计需要很多材料,陈平安每天也跟着陈吉祥忙的焦头烂额的,陈吉祥:“姐,你看这个怎么搞?”

  陈平安:“是你的毕业设计,我怎么知道,服装店应该怎么设计,是你本专业的东西,又不是我本专业的东西。”陈吉祥:“还不是听你的,一个二学位都能把我累死,这到了本专业的东西,我自己都搞混了。”陈吉祥搞毕业设计的图纸搞到半夜,陈平安给她从冰箱里拿出来速冻饺子,在厨房一边煮饺子一边说:“别盯着设计图看了,你就是把眼镜看瞎了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饺子煮好了你就快点吃。”

  陈平安把煮好的饺子端到桌子上,用嘴吹了吹手说:“真烫。”陈吉祥:“姐啊,明天就要展示设计方案了,你说我能不急么?”陈平安:“不给你说了,我洗洗睡了。”

  陈平安揉了揉眼,走进卧室准备睡。突然听到陈吉祥在客厅大喊了一声:“完了,完了,试衣间忘了,我说怎么感觉少了个什么东西。”陈吉祥冲进卧室,把躺下准备睡觉的陈平安拉起来:“怎么办,我设计的服装店忘了装试衣间。”陈平安从旁边拿了一张纸说:“你用笔写上三个字:试衣间,给老师说回头再补上不就行了?真是的,大惊小怪。”

  陈吉祥:“我说你是不是傻,那我毕业设计直接写三个字:服装店 是不是就行了?快点起来给我想办法啊。”陈平安:“什么办法,我还能给你去偷个试衣间不成?”陈吉祥看了看表,十点,刚忙拿起衣服穿上说:“快,我们去市区买个试衣间的模型补上。”陈平安:“我说你还让不让人睡了?好好好,我跟你去买模型。”

  两个人走到小区门口,陈吉祥看着伸手不见五指的州城郊区,别说出租车了,就是黑车也没有,陈吉祥拍了拍陈平安的肩膀说:“姐,看来这个时候只有你能帮我了。”陈平安一脸迷茫的看着陈吉祥说:“我?你说吧,我能怎么帮你,。”陈吉祥拿出手机,打开了陈沛的电话说:“你忘了?我们的老学长?他对你向来随叫随到。”

  陈平安拿出手机,指着手机的时间说了句:“老妹儿,我说你能不能看看几点了,人家早就哄老婆孩子睡了好不好,这个时候打扰人家太说不过去了吧。”陈吉祥:“你不打是不是,看来我这朋友还不够重要啊。”陈平安:“好了好了,我打行了吧,人家要是不来我可没办法了啊。”

  陈平安:吉祥的毕业设计缺一个试衣间的模型,我们想去市区买一个补上,可是这大半夜的,郊区又打不到车,电瓶车又没电。

  挂了电话,陈平安拉着陈吉祥往家里走说:“我上辈子肯定欠你的,我严重怀疑我们是不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陈吉祥:“答应了是不是?我就知道你说什么他都不会,你知道你哪里最特别吗?”陈平安:“你说吧,哪里最特别?”

  陈吉祥:“你啊,最特别的地方就是让他永远得不到,就是已婚了,也会对年轻的女孩子动心的。”陈平安:“那你怎么不说你和陈武?”陈吉祥:“我和陈武怎么了,我们是医患关系,多正常。”陈平安:“那我和陈沛是学长和学妹的关系,只不过他比我大很多届罢了。”

  明天就是09级州城水利水电大学艺术设计学院的毕业典礼了,陈吉祥抓耳挠腮的问陈平安:“你说我要不要洗头?”陈平安:“想洗就洗。”陈吉祥:“可是这么晚了,我怕干不了啊。”陈平安:“那就不洗。”

  陈吉祥:“可是头发好油啊,明天毕业典礼肯定要拍照,那样我就不美了。”陈平安:“那你就洗。”陈吉祥:“可是这么晚了,我怕干不了。”陈平安:“你纠结吧,我睡了。”说罢,陈平安一下躺在床上,不管陈吉祥说什么都不再理会了。

  陈吉祥毕业了,陈平安帮陈吉祥把租的房子退了,把电瓶车卖了,看着两个女孩子称之为“家”的门关上,陈吉祥对陈平安说:“记得刚到州城读大学的时候,对这个城市感到陌生和恐惧。现在更多的是不舍,以后我会不会永远和这个城市说再见了。”

  陈平安看了看手表说:“我说你再依依不舍,你的航班可就要飞走了啊。”陈吉祥:“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真是的,走了,你没力气,重的东西我来拿,轻的东西你来拿。”陈沛和陈武在小区门口把两个女孩子手里的东西放进两个车的后备箱,把两个人送到了机场,陈沛的车上,陈平安:“也不知道我们两个人到了深城会怎么样,一切都是未知。

  陈沛打开车上的那首李克勤的红日说:“你不是喜欢听这首歌了么”陈平安:“你怎么知道?”陈沛:“认识你这几年再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我就成傻子了,你喜欢听李克勤的红日,我说的对不对?”陈平安在副驾驶笑着说:“真聪明,不愧比我多活了那么多年。”

  陈沛看着陈平安笑的那样开心,像极了年轻时候的妻子,其实他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要求,也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子很单纯,和自己不夹杂任何利益关系。

  陈武的车上,陈吉祥:“你说我到深城后,如果身体再不舒服,有没有像你一样好的医生了?”陈武:“当然有,而且深城的医院和医生也很好。”陈吉祥看着车子离机场越来越近,眼角流下了一滴泪说:“我不舍得这里,我不想毕业。”陈武:“毕业了,人去楼空,你不走也得走,懂不懂。”

  (未完待续……请继续关注长篇连载小说《刘氏孤儿》第71、72、73、74章)

  一、《杂文百家代表作》由梁衡、邵燕祥、李庚辰、储瑞耕、蒋元明、汪金友、雷长风、周明华等全国数十名著名杂文家亲手签名力著,珍藏版今日起抢卖,200元,先到先得。值得您反复研读,篇篇精品。

  二、《走近杂文家》上下册。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由全国著名杂文家汪金友和雷长风任主编的《走近杂文家》上下集专著。生动写就杂文人生,篇篇抵达柔软心灵。一书在手,即可从中全国著名杂文随笔大家的创作秘笈。尚余少量图书,包括上下册及运费共计98元。

  三、《联想做大 华为做强》。一本当前互联网成功企业如何起家壮大的好书,一本打开您经济视野的独到专访,您也可以成为一名财经作家。尚余数本,半价出售。价格38元。

  1、欲购书者,请在微信上搜“明话全媒”的微信号,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关注,私信发去购书项目,姓名、地址、手机号。

  每次阅读都是缘份,若您喜欢“明话全媒”公号,请您置顶,方便及时阅读到明话的文章。看罢此文后,您先别急着离开,若您觉得好,请帮忙点个小赞。当然要破个费打个赏什么的,明话很感谢。并请将此文分享到朋友圈,这才是最美的结局,期待下篇文章见。

  《明话全媒》平台主编系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腾讯腾云智库专家,《当代杂文》总编辑,来稿佳作可被推荐到权威纸媒网站联袂刊发。并择优同步转载于腾讯微博、天天快报企鹅号、新浪微博、百度百家号、头条号等明话全平台,覆盖自平台总流量过亿,粉丝总人数超200万。

  前需关公号:zhoumh9。对原创稿纳入“赞赏”和“流量”广告收入平台,作者获“赞赏”金和24小时流量广告收入总额一半为作者稿费。追加励。1万阅读率50元,10万以上阅读率500元。欢迎单位或个人赞助支持平台发展。